月度存档: 五月 2014

使用交互式的可视推理支持用户决策:对设计的启发意义(Using Interactive Visual Reasoning to Support Sense-Making:Implications for Design)

6.compare

当人们在使用一个软件的人机交互过程中,用户的心理分析过程对软件的界面与交互设计有很重要的启发意义。

本文[1]利用用户使用软件INVISQUE(INteractive Visual Search and QUery Environment)时的心理过程,来帮助改善用户界面与用户交互。具体地,本文使用心理决策理论—DFM模型(Data-Frame Model)来分析用户使用INVISQUE时的心理过程。DFM模型如图1所示,DFM模型共有四个模块。 1)连接到知识帧(Connecting data to frame);2)细化知识帧(Elaborating the frame);3)质疑知识帧(Questioning the frame);4)更改知识帧(Re-framing)。

继续阅读 »

可视化任务的设计空间(A Design Space of Visualization Tasks)

图3:使用设计空间来表示Information Seeking Mantra

可视化任务通常指出于一定的目的在数据的可视表示中采取的交互性的行为。在数据可视化以及可视分析中,用户通过完成一定规模的可视化任务,才有机会从数据中发掘出有价值的内容。对应于各项可视化任务,可视化工作者可以提出丰富多彩的可视化设计,而对于可视化任务的深刻理解将十分有助于其选择或者开发合适的可视化设计。本文通过对可视化任务的详细解析,提出了一种描述可视化任务共性的概念模型——设计空间。

继续阅读 »

多类散点图中平均值的感知(Perception of Average Value in Multiclass Scatterplots)

QQ截图20140512225804

许多可视化任务都需要观察者在多组对象中建立视觉“抽象”或者统计性的总结。其中,我们将用户在一些对象的集合中感知聚集属性(aggregate properties)的过程叫做视觉聚集(visual aggregation),例如对不同类对象某些属性的区分。而另一方面,散点图(scatterplot)为我们提供了可以同时展示多个数据类用于相互之间比较的能力。因此,我们可以在散点图中对多个类的平均属性评估它们的差异,以探索人的视觉系统对多类散点图的感知特性,进而帮助更好地设计散点图。Michael等人就进行了一系列的user study实验,来探索人们对多类散点图中类平均值的感知[1]。

继续阅读 »

物理浏览对意义构建中空间组织的影响(The Impact of Physical Navigation on Spatial Organization for Sensemaking)

空间组织 (Spatial Organization) 是一种意义构建 (Sensemaking) 过程的具体化的方法。进行空间组织的工作环境有两种:一种是物理工作空间,例如大型高分辨率显示设备,用户通过移动身体等方法直接进行交互;另一种是虚拟的工作空间,用户通过缩放、平移等交互技术进行交互。但通过哪种工作环境进行空间组织更利于意义构建呢?C. Andrews和C. North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探索,并将研究结果发表在2013年的可视分析大会中[1]。这一问题的结论是,物理浏览 (Physical Navigation) 和虚拟浏览 (Virtual Navigation) 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更利于空间的感知和使用,更利于意义构建。

Picture10

继续阅读 »

一种针对桌面可视化的交互模型 (An Interaction Model for Visualizations Beyond The Desktop)

2

我们都知道,用外部和实物的方法表示信息比书写的发明还要早,外界表示可以保证外部认知和视觉思维,人类也学会了丰富的手工艺技能并探索它们。除了少数视觉探索,外部标识的操作已经成为了外部认知的关键元素。但是传统的桌面可视化有很多局限性,随着技术的发展,新的操作和交互技术不断涌现出来,面对复杂多样的交互方式,我们很难做出合适的选择,并且缺少新概念的模型设计。 继续阅读 »

信息可视化与空间关系:设计机遇与实验性结论(Information Visualization and Proxemics: Design Opportunities and Empirical Findings)

在浏览地图时,用户改变离屏幕的距离来完成缩放的操作

信息可视化中,鼠标是常用的交互设备。然而,鼠标作为一个和桌面设备紧密联系的输入方式,对于一些非桌面设备并不能很好的适用。比如,对于高分辨率屏幕墙,用户站在这样的可视化终端面前,更直接的交互方式是通过他的移动、方位、朝向和距离来作为交互的输入。来自哥本哈根大学的学者针对高分辨率屏幕墙的信息可视化方法, 利用空间关系的概念作为出发点,探讨了大屏幕上信息可视化的交互方案。文章被发表在2013年可视化会议IEEE InfoVis上[1]。在论文中,他们也通过实验和用户研究,探讨了单用户和可视化终端之间的空间关系作为交互的可能行与可行性。同时,他们也已经开发了一个基于空间关系的初步原型系统,实现了诸如缩放、平移、查询和筛选等功能。实验在在不同用户和可视化任务下进行测试,被用来和以往的三维鼠标比较,得到了不错的结果。

继续阅读 »

决策探索实验室:一个针对决策管理的可视分析解决方案(Decision Exploration Lab: A Visual Analytics Solution for Decision Management)

fig2

随着现在时代的发展,可视分析不仅仅用于传统的科学数据或者统计数据等量化、可描述的领域,而对于“过程”、“决策”等这些看似抽象的东西,也有可视分析的用武之地。这篇文章,我们就来介绍一个在管理科学领域,利用可视分析对决策流程的管理、探索与优化的故事。

继续阅读 »